沁介子

祝子异22生日快乐❤
一定要天天做个酷的Bro啊!!!!
词乏到怀疑人生
就是希望你天天都能开心❤❤

最珍贵的
还是一起看夜景的人

【逸真】喂,送面上门4

开学就忙到心肌梗塞
po主今天有个可以睡一下午的下午,所以就睡了。。。一下午→_→

喂,送年上门4

  呼叫飞霜姐的结果就是再次确认了这面的确是送来这的,依旧无解。羽还真受浪费可耻的信念的煎熬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三点在九州星辰里逛着信息版,最终把面装进了肚子,抹黑爬上床安安心心地睡了。

  等上完一天课再去看信息版,几个内容大致为“风会长终归校,疑遭家暴”的帖热度惊人。数张图中这位风会长带着几乎遮住一张脸的医用口罩,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鬼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出的结论。说不定人家只是糖吃多了牙疼啊。

  羽还真越看越气,就像是辛辛苦苦打理好的小花园被一群从山的那边哄过来的草泥马踩烂一样生气。心累地把几个帖子都给删了。不是说羽还真看不惯这个楼主,也暂且不说这几帖内容雷同不按格式,就说这些帖呆的地方就该全推倒。同此信息非彼信息,此信息版是电子.信息.技术区的缩写啊在灌水区出门右转到底慢走不送。
小花园的杂草终于拔干净了,简直神清气爽,心情不要太好。

  回到首页发现竟有了菁英会招新的消息,面试时间和学生会撞一块,明知不对付还非得对着干,这些会长都不知道“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吗。里头要求都写得挺清楚,就是标点符号少的可怜,一看发帖时间是今早三点多,一看就是连夜赶的。看着对床由于昨晚不对是今早赶总结已经一动不动睡着的向从灵,羽还真认真地为楼主“如果我能飞”默哀了一下。

  想了下自己如果加入菁英会后会是怎样的一副狗样,又想了下在纪督部和同学和和谐地交流的场景,然后他打了份简介和申请一块儿发去了前者邮箱。几分钟后他收到了申请通过的信息。

  你问羽还真为什么不去纪督部,去菁英会。开什么澜州玩笑!知道啥叫宁宅不要作不?你要相信,不作就不会轻易的狗带。明知自己舌头不利索还玩什么RAP,R得过别人吗?明明就是你占理还被别人反驳得牙口无言的痛苦你懂吗?羽还真就问你懂不懂,懂不懂!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因为不敢打别人,好疼好委屈o(╯□╰)o。

  比起和人谈话羽还真百分之二百五更喜欢和计算机谈情,他发四。

  风风火火恍恍惚惚到了面试的中午。羽还真心不在焉地吃了午饭,逛了两圈操场,站在文艺室前才发现还是有点早,自己是最早到的。

  文艺室门开条缝,不知是谁出门没带上。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脸朝窗,沙发前的矮几上放着折起的淡蓝色口罩。从羽还真这个角度只能透过黑发依稀看见他英挺的鼻。羽还真揣摩着这仿佛是上周那“被家暴”的风会长嘛!吃饱了没事干好想看看他的脸(ฅ>ω<*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打了。于是忍不住又用头把门缝顶开了些。

  突然他被人掐住后颈猛地向后一拉,吓得他赶紧一侧身反手就要给来人个下勾,拳头堪堪在白庭君下巴几厘米处停下来。

“白庭君?!你这个点不在学生会待着来这干嘛!”

  白庭君内心狂翻白眼,要不是向从灵吃坏了肚赶不过来,而你电话又不通,他自己也想和茯苓多吃会吃饭的好不好!

“还真你听着,你还是去参加学生会进的概率比较高,不然来不及了,原因路上说。”白庭君说着伸手就去抓羽还真。

“但是这里面试要开始了啊!”你们把面试时间嗑得一毛一样,真是太对不起,可是我既没有孪生兄弟,又不会分身术。

“你进菁英会的概率太低了,从灵刚告诉我你那上星期的碗面是……”白庭君掰出个手指头就向文艺室的门比划,被勒得难受的羽还真艰难地顺着那手指看过去,看见原本躺在沙发上的风会长此时正站在门口。

  午睡得迷迷糊糊的风天逸听见门口若有若无的讲话声,突然就觉得好气。他真的没有起床气,真的没有。

  仔细一听,白庭君这小子居然要挖墙脚?过了个暑假长能耐了啊!起身拉门就见高得像个电线杆子的白庭君拽着羽还真的胳膊,夹着羽还真的头死命往门口拽,手指头还往自己方向指,怎么看怎么都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还在警告自己不要干涉。

  风天逸三步并两步两步并一步,狠心一扯蛋立到了两人跟前。

“白庭君你好大的胆子啊!要人要到我头上来了!”
把眼刀子狠狠向电线杆上甩。啪啪两下把白庭君的爪子从羽还真身上拍掉,“什么事进来说。”转身拉着一脸懵逼的羽还真进了门。

  门外白庭君:还真,我已经尽力了,你自求多福。
还是去找茯苓玩吧( •̀∀•́ )

————————————————————
觉得伪大三角也觉得好吃⊙▽⊙

后文会有羽皇和真真一起做实验的(大雾啊滚,用词不当啊滚)

猜猜羽皇是学啥的(๑• . •๑)

难得的可以避日的下午
风扇,音乐,纸笔,我。

若夜里有极美的星,定比灯光更璀璨。
若我似一光流火,愿明消隐的方向。

【逸真】喂,送面上门3

喂,送面上门 


3

  风天逸觉得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而且是个怪事挺挺多的日子。

  今天他那被劣质美瞳所伤的眼睛总算好透了,(不要问为什么要带美瞳,还是劣质的,要知道是劣质的那还会有人买嘛!)办了出院手续去机场候机。南羽都最近都在受星流花花粉影响,天气极易变。受飞船延误影响,他到星大天早已黑下来了。

  到寝室钥匙一转,门没开。钥匙没错,门没错,就是不能开。这个寝室是他暑假的时候向学校要来的,因为这里离文艺室挺近的。花了半个暑假,硬是把这里修成了校外公寓的样子,当然是浓缩版的。之前他一直是住在风家给他安排的公寓里,既然已经和风刃闹了,自然不会再住在那里。

  他想起他因这点小伤被强制住院“养病”时前来“探病”风刃略嘲讽(风刃:明明可以拼叔拼颜值,非要去做什么“羰基智慧型高等生物的心灵探秘者”。我的白痴侄儿怎么可以这么傻)的眼神,风天逸就想明白了。风刃没阻止他回来这里,也万万不会举双手双脚赞同他这样做,毕竟风刃还要继续站着。

 风天逸站楼道里顺了顺气,呼吸六楼夜晚闷热的空气,顺便点外卖。还没开口就被老板娘一句“一碗口可酱牛肉面,送到5号寝6楼对吧!”呛了口,等他回过神来堪堪挤出个“嗯”通话就结束了。

风天逸:O_o

她怎么知道我要点什么????

 

去年开始校方由于资金问题要裁员,裁什么不不好裁后勤,裁后勤裁什么不好裁报修,怎么就没把食堂那群妖孽给收了呢?虽然他也没去几次。晚上近距离开锁的也叫不到,他也没有想过去挤别的寝室。风天逸背靠着门站着,打算等外卖送来了就去文艺室呆一晚上。

  这一等等得他前胸贴后背,思绪开始飘飞。嗯…这楼道里的小广告好像比暑假里又多了点。嗯…为什么刚刚没在路上吃点。嗯…菁英会应该已经交了年度报告。嗯…今年的段子赛得派个人去杀下白庭君的锐气。嗯…面来了没…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楼梯口一抹淡淡的人影,影影绰绰。

  此时风天逸饿到脑缺氧,饿到胃抽筋,已经无暇顾及为什么没有门禁卡的外卖小哥可以上楼这件事了。脱口一句“送外卖的?”灯亮了,那小哥呆呆地站在那。诶,这小哥在哪里见过,这是风天逸的第一个反应。

  眼见面的味道都飘过来了,可那人楞是没近一分,甚至有要后退的趋势。

  风天逸饿气了,挺起腰板就要上前拿面。

  没想那本要走的小哥居然疾走两步近身,恍惚间风天逸觉得他像极个白花花的面团,好大一团,就是表情凶狠了那么点

  ……然后凶狠的面团揍了他脸两拳。

  猝不及防的风天逸一个仰头坐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面团冲进了对门,砰得把门关上了。

  Excuse me !?

  在这个山河永固,海清河晏的时代,居然有人打人打脸?!你小子是从九州天空城生穿过来的吧!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放心,这么Tom苏的话是不会出现的这么正经的文里的。诶,我怎么被划掉了)

 

  蒙圈的风天逸认为,一定是他开灯方式不对。

  按理,他此时应该噌地站起来,隔门喊人,力争夺回他的面,保护消费者权益。

  但他风天逸是谁啊,那么套路还能不能维持自己高贵冷艳的人设了?真当他没饿过?他拖起被他带倒的拉杆箱就下楼直奔文艺室,根本没留恋那面一下,那轩昂的姿态还真看不出这是个半天没吃饭的人。

如果这时有人与他相对而来,就能看到茫茫夜色中他那闪着星火的眼和唇角一勾的笑意。(MD吓死,夜里一只哈士奇眼睛闪着眼睛抽着嘴)

D54级超纤计算机专业第一名,羽还真。

对吧。

 

———————————————————

羽皇工作狂模式开启(一本正经状):

面是什么?可以吃吗?

学习可以吃,学习使我快乐.

好白菜要挖到自己地里来种着呀~


 

 


【四卡】陪伴

【四卡】陪伴 

超短,一发完。清水。

献给至始至终陪伴着这一对的你。


也许父亲未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 5岁的时候我还在学怎么在夏天利落地切西瓜。父亲是一个无私的人,至少让我比别的孩子多会点技能,我想。父亲让我很早就懂得了忍者生命的意义,以及生死都是一瞬间就能决定的事。

 

对于忍者来说,一秒都显得漫长。

 

所以你要珍惜为你留出哪怕一秒钟的人。

 

这样说来我分秒必争的练习就是那么顺理成章。很多人认为我还是个孩子,包括墙那边监视我的人,生理上来说,的确。

 

父亲走后的一周,那个人就开始暗中监视我了,刚开始我以为他会动手,于是也监视着他,日子久了,我大概也就明白他是村子上头派来盯着我的,美其名曰:“保护”。明了之后,我该做什么做什么,把他当做空气人。不同的是我开始习惯被注视。我练的更用功了,因为有人看着我,哪怕是为了监视,哪怕是被我无视成空气的人。

 

木叶的初春空气冷得很。

 

这种情况持续了近4个月。早上起来他在,晚上睡觉他还在,出门也跟着,他真的不用吃饭睡觉上厕所么,第一个月我还替他担心了下。不是我刻意注意他,是他藏的太明显。这让我很困惑,因为这服饰明显是暗部,可是暗部精英怎么可能隐藏的那么糟糕。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认为我发现不了他。

 

嘁。

 

那一整天心烦的可以,半天在发呆。晚上快睡的时候,听见细微的脚步声。每次快睡时那人总会离我近点,我想也许是在监视我什么时候睡着,然后他好回家睡。我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可是半天没听见离开的脚步声。怎么有这样的人,早点回家睡觉的好事还不干。得了,不领情就算了。赌气的翻了个身,背后竟传来细微的笑声,像屋檐下冰棱折断的脆响。

 

为自己掖了下被子,被子下的嘴角偷偷的翘起一个弧度。

 

就这么睡着了。

 

竟就这么轻易地将背后留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作为一名忍者,我向来对情感控制的不错,只能说可能是太久没和别人说话了,我开始产生强烈的说话欲望。我开始有意识无意识的“自言自语”,但我知道那人听的见,他只是从来不说。只是听。这也便够了,我本来就不贪婪。而他作为一个忍者,为我留下的时间远远不止一秒。

 

4个月将尽的一天晚上,我自以为无缘无故的睡不着,是雨天。我自言自语的毛病没有一点好转,我突然想对父亲说话,因为这雨天,不过也就停留在想的地步。是屋外的暴雨中骤亮的闪光的扯回了我的漫游思绪。那人的身影被闪光印在纸糊的老旧木门上,一眨眼就消散。

 

“你可以进屋。”

 

“我以前淋雨生过病。”

 

然后我才想起监视我是他的任务“我忘了。”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我只能听见并不清晰雨声。屋外的光线黯弱了,大概是云灌满黑墨擦掉了月亮,原本不亮的月光早已不见踪影,过了零点。我觉得他的任务已经做了很久了,5个月。我从枕头下面抽出苦无,用指尖点了点尖头,微微有点刺痛,还有冷。

 

“喂。”我对着空气说。

 

“以后还会见到吗”

 

雨小了些,里头外头都静了下来,困意慢慢上来了。我习惯了沉默,眼皮开始打架。

 

“会啊。”

 

夹在已经不再轰隆作响的雷里,格外清晰。打算把苦无压回枕下的手顿了顿。那是和初春的空气截然相反的温度。

 

“怪不得藏得那么糟糕。”我对自己说,头窝进枕头。

 

 

第二天我和平时一样早起去晨跑,天还保持着淡淡的灰色。我想起已经很久没有去上学了。踩开水洼,溅到了腿,我低头去擦,没看见他。慢慢走回到家用后院的萝卜做了午饭,边吃边想那人终于认真了。

我仍是每天边自言自语边做自己的事,只是多了几次抬头看,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就是单纯地看看。天气开始转暖,他的温度也就不再和空气格格不入。

 

只要他想藏,我自然就找不到。

 

一周之后,乍暖还寒,我起床推开老旧的木门,吱嘎——。晨间的凉风吹上我的眼睑,木叶的初春空气冷得没有一丝违和。这时我才想起所有的任务都是有头的。

 

我低头看苦无,掂了几下,然后闭上眼。耳边回响起细碎的轻笑和带有温度的言语,一点一点地在渗透进周遭不可视的空洞。

 

“以后还会见到吗”

 

“会啊。”

 

想毕,睁眼,猛地一掷,正中红心。

 

与沉默对话是和孤独相处的必修课,卡卡西却孜孜不倦,甘之如饴。这时的卡卡西还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就要遇到他的老师波风水门,还不知道他对他莫名的情愫到底由何时起,又要到何处休。

 

  【完】

——————————————————————————————

脑补的是水门成为卡卡西老师之前的事

真心希望水门陪伴卡卡西经历无数黑暗无助的时刻,当然事实也正如此,这也正是我为这对cp最欣慰欣喜的地方

一个开始,没有结束,未来还是未来,希望依然在连亘

爱,远未止息。

聊下《喂,送面上门》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

占个tag聊下《喂,送面上门》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

  我得交代下,之前说的“人羽两族无差别”是说都没翅膀(不然真真就可以飞着送面了→_→你当魔女宅急便啊!(请只在意字面意思))。眼睛什么的还是有区别的。可以理解成是不同地域人种不同(是人种啊人!所以不会有什么特殊能力的)


  时期架空,专业不够脑洞来凑(够),黑科技不定期出现。。。。。。。名词乱打。


私设星大相当于是本硕混一起读四年(羽皇大三20,真真大二19 嘿嘿嘿还没成年( •̀∀•́ )请千万不要吐槽星辰大学的课程设定*3 ,!原剧里头星辰阁里这帮熊孩子每天不读书,都在干什么东西啦!

 

  发型服饰方面偏现代一些,睡觉起来长发打结简直不能忍啊╰(‵□′)╯

 

  飞霜和还真的关系,私设是亲姐弟,同父同母的那种,雪凛是他们的堂哥,(不然就三胎养更麻烦了啊,说好的单独二孩呢!我是为真真父母考虑!真的!),三者关系都不错(受不了又欠又虐的家族关系,好不容易产次粮要甜要糖要黄)至于为什么姓不同,大家都懂的,稍微开下脑洞就知道了,po就不废话了。

 

  羽皇和皇叔就是闹别扭闹上了,多半是装的,也没什么家族黑暗史,打一顿就好。

  皇叔担心状:这傻侄儿这么蠢,将来怎么接管风家啊~~(>_<)~~  退休遥遥无绝期啊。

 

  于是综上所述,这篇文就是傻白甜的像白开水煮糖的无文笔狗血文,只能吃饱了撑着用来消遣。

 

  感觉校园背景要体现原剧原逸真的关系又不狗血感觉挺难的(已经很狗血了好吗-_-///)于是就让真真欠羽皇人情了。人格平等的前提下,真真为什么会怕羽皇啦!┻━┻︵╰(‵□′)╯︵┻━┻毕竟羽皇那么帅,而且对他会好的。唉,好想写肉o(╯□╰)o,自己都嫌情节发展慢,手痒想剁。

 

  港真,逸真是我萌的第一对强弱,之前一贯喜强强。看剧中途被虐的不要不要的,幸好结局还可以脑补。

力度拿捏不好请轻拍,毕竟po是玻璃心啊(ง •̀_•́)ง笔芯